吕红兵:中国律师的初心是什么
2018/3/12 12:06:45
1

2018年2月3日,国浩律师事务所首席执行合伙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吕红兵律师在国浩上海办公室年度工作总结大会上作了《我们应有的初心》主题演讲。


去年和前年的年会上吕红兵律师分别畅谈了《我们的融合之道》、《我们的共享之道》。今年年会的主题是“不忘初心,勠力同行”。


吕红兵律师从智能浪潮、大概率危机说起,谈到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应有的定力;而定力首先在定心,故有“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而本初之心,在于善良,并且我们应塑造一个向善扬善的组织文化。以下为吕红兵的演讲内容。



每年年会上我的发言,都属于漫谈,“形”比较散,不过我争取“神”之完整且一以贯之。今天的“神”是什么?就是我们大屏幕上的这两个字儿:“初心”。所以今天我的发言也算是命题作文吧。


我想还是从去年读过的几本书说起。2017年读的书不是太多,可能与出差略少有关。走万里路读万卷书,行路时乃读书时,两者还真是难分舍。在读的几十本书中,有几本还是值得向大家推荐的,今天就说十本吧。


新年首日,习主席贺词如期而至,“金句”频出,屡获点赞,而习主席身后书架上的著作,也引发书迷兴致,倍受关注。总书记一直说,“我最大的爱好是读书,读书已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他的书单中,不乏关乎科技最新潮、大趋势的“热书”、“潮书”,例如《智能浪潮:增强时代来临》


此书作者为布雷特∙金,曾被Banking Exchange杂志称为“颠覆之王”,为《金融品牌》杂志评选的“世界金融业最有影响力的人物”第一名。在这本书中,他认为,我们所探索的科技,例如人工智能、基因编辑、自动驾驶汽车、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嵌入式计算等,将彻底重新定义人类的下一个时代,于是他将这一时代称为“增强智能时代”(Age of Augmented Intelligence)。


他进一步探讨:机器人会抢走我们的工作吗?人工智能是危险到来的信号还是技术大发展的标志?我们将迎来的是人类的毁灭还是富足新时代?增强时代会带来什么改变,人类社会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在书的最后,布雷特∙金说:“增强时代将给予我们人类前所未有的最大优势及潜能,但前提是我们要拥抱变革、转型和创新。做好准备,开启智能之路上的生活吧!”


阅读此书,可延伸去看一看李彦宏的《智能革命:迎接人工智能时代的社会、经济与文化变革》和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这也是今年佘山读书会上我给国浩新人们推荐的两本书。


我想说的第四本书,也是总书记书架上的书,就是《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


这本书我看得比较慢,不像《智能浪潮:增强时代来临》,是飞机上一口气看完的。


作者告诉我们,黑天鹅理论提醒人们注意那些意料之外的事件,让人们认识到其发生的可能性。在每一个黑天鹅事件的背后,都潜藏着一个巨大的灰犀牛式的危机。有时候,灰犀牛式危机越是严重,我们越难看到它的存在,越难逃离它的进攻路线。


作者继续说,所有灾难的发生,不是因为发生之前的征兆过于隐匿,而是因为我们的疏忽大意和应对措施不力。这些事件征兆早就明白无误地呈现在绝大多数人的面前,但他们不仅视而不见,而且不愿适时采取应对措施加以防范。作者建议,要成为发现灰犀牛式危机的人,要成为控制灰犀牛式危机的人。


本书推荐者有一位叫诺瑞娜∙赫兹对此不无感慨地说:“如果黑天鹅理论让人感到绝望的话,那么灰犀牛理论能让我们明白,我们有能力解决危机。在这部原创性著作中,米歇尔·渥克让我认识到:在危机到来时,保持头脑清醒,做正确的应对对策是十分重要的。”


刚才四本书是科技财经类的图书,再说说两本国际社科类的。一本是全本《苏联的最后一年》,2017年1月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作者是俄罗斯的罗伊·麦德维杰夫。


此书开篇即讲20世纪80年代初的“克里姆林宫以及老广场上的新面孔”: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柯西金、戈尔巴乔夫、葛罗米柯……这些名字对我如此年过半百的老同志是耳熟能详的,而对在座的大多数同事可陌生的很。


作者给大家的结论就是,当苏联的政治体系将一个尚未做好掌舵准备的人推到风口浪尖时,苏联这艘被政治及经济“风浪”冲击得千疮百孔的大船最终触礁是不可避免的了!


本书不仅有全景式的客观描述,而且难能可贵的是深刻剖析了苏联解体的原因。例如,反俄罗斯的民族主义、俄罗斯的分裂主义、冷战和西方施压、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作用等等。


不过更为精辟的在这里:


  • “苏联解体之前,国内并没有发生任何激烈的革命,也没有产生强大的意识形态和民族解放运动。国家的瓦解似乎是在众多微弱的冲击共同作用下而发生的,许多人当时认为,即便将所有这些冲击力结合起来,也不至于摧毁整个国家”。


  • “研究苏联解体的性质和原因时,不能不考虑苏共消亡的原因”。


  • “苏联原本是可以保留下来,甚至能够继续繁荣,但为此需要更为合理的领导,需要更为清楚地了解我们的国家和社会的实质,以及它所存在的内部矛盾。”


当说到这里的时候,用灰犀牛理论来解释苏联的衰败与灭亡,倒也是颇为奏效。另外以“初心”二字追究苏共,其实也正是应验了这句话:忘了初心,难得始终!


说完苏联说美国。另一本书是美国前财长、高盛总裁保尔森的《与中国打交道·亲历一个新经济大国的崛起》。我读的这个版本,是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7年出版的。


保尔森不无感慨地说:中国崛起为超级经济大国,肯定属于历史上最非凡的故事。他也尖锐地分析到:为将中国打造成现代化的超级大国,习主席制定了雄心勃勃全面多元的政策,这让美中关系变得更加重要,也更为复杂。面临一个在国际舞台上更加强势、在国内进行深远变化的中国,中美两国无论是日常交流还是长远合作,其挑战前所未有。


在书中,保尔森也提出了不少建设性的建议与主张:“当人们满足了自身的物质需求后,他们会有更多的期望。最终他们想对自身如何被治理有更大的发言权。我认为,对自由、生命、权利和幸福的向往与追求是普世的,是人类社会与生俱来的,而不仅仅是美国这个国家当初的创造者表达的愿望。”这些话是不是一针见血、一语中的!


刚才说的这几本书,不属于钱穆先生倡导读的五类书中的“消遣书”,还是值得仔细品味、掩卷冥思的。


于是我在想,未来有可能被颠覆,危机总是大概率事件,不可一世的帝国也会悄然瞬间崩溃,强大的竞争者却始终侧卧于身旁。我们生活在一个不确定性很强的时代,正如毛主席所言:“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广到世界,大到国家,小到单位,微到自己,无不应关注、预判、应对这种不确定性。


今年是国浩集团创立20周年,也是国浩上海成立25周年,如何永葆激情、充满活力、前赴后继、实现可持续发展,值得每一名国浩人深思!此刻,国浩上海400多名员工济济一堂,下午还有新人登台亮相。


我想起郑板桥画“新竹”并题诗:“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下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此刻,我们也更加追思和怀念离开我们已经十二年的国浩创始人张涌涛律师、前年不幸辞世的我们的于宁主席、此前不久英年早逝的我们上海办公室的周一杰律师。


国浩事业,代代相传。先来人,老当益壮;新生者,茁壮成长(至于新来的老人,属于焕发激情);更多人,中流砥柱。刚才大家的发言,老人回首创业之路,新人憧憬筑梦之路,大家一起畅谈诗与远方,一如大屏幕上四个大字:“勠力同行”!我们必须集思广益,预判未来,把握风险,从帝国奔溃、大国崛起中得以启示,推进国浩事业长治久安永续发展。


十九大报告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同样,新时代律师事业面临的主要矛盾也已转化为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法律服务需求与律师业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也同样,新时代国浩发展面临的主要矛盾当然也应该是我们的当事人、我们的客户日益增长的法律服务需求与我们自身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面对变幻的现实,面对我们的新时代,我们是不是要像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一样,要有“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的豪迈,要有“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雄心,更要有“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的定力!


于是我们谈谈定力吧!定力是佛家用语,有定力者,正念坚固,不随物流,不为境转,光明磊落,坦荡无私,不被假象所迷惑,不为名利而动心,于是,自然开慧,修成正果。


放在今天我们说,定力是一种清醒的判断力、果断的决策力、坚定的执行力、超凡的自控力。其实说大了,定力是一种意志、一种品质、一种境界;说小了,就是一种心情、一种心态。正所谓心宽如海、心静如水、心明如月、心坚如钢。


我们能不能修养自己的定力,多一些坚守准则的执着,多一些舍我其谁的豪气,多一些义无反顾的坚韧,多一些无问西东的果敢。如郑板桥诗云:“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说到郑板桥,这里我又想起一个人,想到一本书。此人便是苏东坡,该书即为《苏东坡传》。


苏东坡有词《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叶嘉莹先生对这首词最后一句情有独钟:“风雨”是打击,是一种不幸;“晴”是一种温暖,是幸。“风雨”是外来的,我还是我;“晴”也是外来的,我也还是我。无论是打击和不幸也好,无论是温暖和幸福也好,对我的心都没有干扰,都不能转移和改变我。


在此建议大家去读读这本书,这本林语堂先生用英文写的译著《苏东坡传》(这也是今天向大家荐读的第七本书)。今年1月8日是苏东坡981岁的生日,网上铺天盖地都是纪念他的各类美文,盛赞者众。近千年来,历朝历代都有不计其数的人热爱这位大诗人,赞美诗话不可胜数,就连在林语堂笔下,也不吝浓墨猛夸不止。


不过我还是最欣赏林语堂的这段话:“他身上显然有一股道德的力量,非人力所能扼制,这股力量由他呱呱落地开始,即强而有力地在他身上运行,直到死亡封闭上他的嘴,打断他的谈笑才止”。“‘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所以,苏东坡过得快乐,无所畏惧,像一阵清风度过了一生,不无缘故。”


从林语堂书中,更从苏东坡诗中,我们认识他“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格局;我们欣赏他“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的旷达;我们理解他“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的释怀;我们钦佩他“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的超然;我们叹服他“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从容;我们点赞他“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洒脱;我们折服他“万里归来颜愈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此心安处是吾乡”的恬静;我们喜欢他“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的性情。


苏东坡真是半世颠沛流离,可乃一生诗情画意。有人苦笑而言:东坡不是被贬官,就是奔波在被贬官的路上。即便如此,他却宠辱不惊,淡定从容,进退自如,无往不可,超然物外,随遇而安,此可谓定力!正是:无关风雨无关晴,任尔东西南北风!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么定力何来?我的理解,发乎初心也!正所谓定力首先在定心!


说了半天,终于引出了今天的“主角”、我们的主题词:“初心”!


初心是初衷,就是初愿;是原点,又是目标。“初心”一词是2017年“国内年度流行词”,其流行应该归功于习大大,而十九大报告的主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更使得“初心”闪亮。


我们有个统计,截止去年底国浩全体党员人数超过800人,占全体员工的比例30%以上;其中上海办公室拥有党员超过160人,占上海办公室总员工的比例接近40%。所以我们顺着十九大报告,先感受一下共产党的初心:“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个初心和使命是激励中国共产党人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全党同志一定要永远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和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继续朝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奋勇前进。”


是不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是不是振聋发聩,热血沸腾!


接下来我们再说一说作为律师的我们,其执业初心何在?


还是从一本书说起。去年我从我办公室的书架上翻出一本法律专业类书,名曰“新·控辩审三人谈”。这是我的一位老朋友、北大出版社副社长蒋浩策划的、在由时任(此时的时乃2001年)最高检公诉厅厅长姜伟(“检”)、全国律协刑辩委主任田文昌(“辩”)和最高法刑庭庭长张军(“审”)三人所谈著的《刑事诉讼:控辩审三人谈》一书出版后于2012年刑诉法修改之际的“新”著。


大家肯定在想,吕律师你“不务正业”啊,不去研究公司法证券法著作,却学习起刑诉著作来了。不过的确如此,本届全国律协会长班子分工,我协助会长负责律师维权工作,并兼任维权委主任、维权中心主任,而维权案件基本上发生于诉讼尤其是刑诉中,不了解、不理解、不掌握诉讼法律尤其是刑诉法律,谈何维权,何以维权?


于是我恶补诉讼法尤其是刑诉法,再加上重温刑法,延伸阅读了张明楷教授的《刑法的私墅》(之一)、(之二);还加上研究法官,延伸阅读了苏力译波斯纳著《法官如何思考》。上述三本书是老书、藏书、尘封之书,但书到用时方恨少。当然,“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于是在此过程中,我与丁伟晓律师上法庭欣赏并配合她唇枪舌战,与王小成律师走家庭倾听并补充他慷慨陈词,与寇树才律师去监所学习并请教他“谈话”“会见”。


话说91、92年我初做律师之时,各类诉讼案件,包括离婚继承、杀人强奸、贪污贿赂等,也见过不少、办过不少。重新体验做诉讼律师、尤其是刑诉律师,还真的是让我对律师这个职业的理解不忘其“初心”!


不遗余力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乃律师之天职,法定之义务,这是律师制度设计的初衷,这是律师职业存在的价值。意识不到这一点,不去践行这一点,不能维护这一点,不能保障这一点,这一制度设计的本意便无法实现,这一职业存在的意义便不能体现。尤其是律师参与诉讼,特别是参与刑案,这一初衷与价值更加彰显。


正如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他的《我们应当如何防范冤假错案》一文中所指出的:“这一制度设计,就在于与控方形成一种诉讼对抗关系,防止对犯罪的指控成为一种潜在的犯罪认定”。“现代的诉讼构造,为防止一边倒,通过立法安排了刑事辩护这样一种对抗力量,从而形成了诉辩对抗、法官居中裁判的诉讼格局”。


律师作为检、辩、审三方之一方,不可或缺,无法替代,否则公正不存,公平不在。我们的“辩”,尤其是如孟建柱书记曾经说过的,“较真”、“挑毛病”、“发现漏洞”,正是律师的业务,更是律师的义务;是律师的职业,乃至律师的天职;是律师的责任,就是律师的使命。其实,这就是律师这份职业的初心!


所以我一直对我们的年轻律师说,每年一定要办一件诉讼案子,尤其是刑事案子,特别是法援案子。在此过程中,你会对自己这份工作的价值理解得更为透彻,你会对自己从事职业的使命感悟得更有升华。


初心是宗旨,是灵魂,是方向,是归宿。这也就是从《华严经》中所解读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一个组织有一个组织的创立初心,一个职业也有一个职业的设计初心,一个自我更有一个自我的生存初心。我想进一步分析的是,作为一个自我、一个自然人,初心到底是何?


最近网红的一句话说: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此心应该是自己的初心吧。初心之心,不是私心,私欲之心;不是贪心,贪婪之心;不是虚心,虚荣之心;不是浮心,浮躁之心。初心之心,也不是心猿意马之心,更不是随心所欲之心。我们皆普通之人,不可能随心所欲,况且孔圣人还在随心所欲之后加上“不逾矩”。由此看来,此心有规矩,此心有标准;此心有核心内涵,此心有本质属性。


古人云:“人之初,性本善”。每个自然人与生俱来的那份东西应该是清纯、应该是善良,于是做一个心地善良之人,是不是应该成为一个人真正的、真实的初心!


岁末年初,两部电影走红,大家津津乐道:《芳华》与《无问西东》。评价多为好,均言及“善”字。世界很美好,世道很艰难,世俗很强大,可是,最值得坚守的底线仍然应该是善良。正是:善良是人性,善良是本能;善良不求回报,善良无问西东。如泰戈尔言:“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如托尔斯泰说:“如果善有它的原因,它不再是善;如果善有它的结果,那也不能称为善。善是超乎因果联系的东西”。如曾国藩写:“为善最乐,是不求人知;为恶最苦,是惟恐人知”。


谈到此处,可以再回味一下苏轼。建中靖国元年正月,苏东坡病逝前两个月,写下一首《自题金山画像》:“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此前所言,苏轼平生功业甚众,可他只念三地:黄州、惠州、儋州。在黄州,他不忍心看到弃婴死去,便成立救儿会,救助一众婴儿;在惠州,他伤心农民因长时间耕种产生的腿疾,便推广新式农具,保护并解放生产力;在儋州,他感叹野蛮遍地,便开办学堂,教育百姓黎民。所以有后人评价说,苏东坡走到哪里,哪里就绽放希望,因为他的心中盛开着善良之花!苏东坡一生,以善良、善念、善意,有善举、善行、善为,是善官,更是善人。


善治不易,善人也难。孔子作过一个比较研究:“圣人”、“君子”、“善人”、“有恒者”。他说:“圣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君子者,斯可矣”。“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有恒者,斯可矣”。孔子的时代,圣人尚未出世,于是能见到君子也算心满意足了。同样,善人也难看到,于是能有几个“有恒者”即始终保持有一定操守的人也算不错了!可见,能成为善人,要有相当修为,也属凤毛麟角,也正因为如此,为善、向善、扬善,便成为天下君子努力不懈的方向,立人、达人、成人、美人、善人,也正是君子孜孜以求的境界。


于是对我们律师而言,应该源于作为一名自然人的善良初心,以作为一名律师的专业素质和职业操守,从最大的善意出发,服务当事人、服务百姓、服务社会。律师的利益建立在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基础上,没有任何超越当事人权益之上的、脱于当事人权益之外的利益。谋求当事人法外的利益,定为一己之私;置当事人法定权益不顾,必然不是诚信;忽略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任何部分,也属专业不成。


这些都不是作为一个人的最大善意,也都不是作为一个律师的最大诚心,也都不是作为这份职业的最大价值。依法、专业、规范、诚信、勤勉地为当事人服务,是人之善、律之诚、职之值的自然之举、必然之果、天然之意。于是,面对种种不确定因素,耐得住磨炼、守得住寂苦、经得起诱惑,意志不衰退、信念不动摇,成为一名真正的好律师。


从初心之善或善之初心出发,对自我而言,做人的操守和职业的规范不再是心外的约束、身外的牢笼,皆已成为心之所向,皆能做到顺心而为。于是从哲学角度而言,从“必然王国”过渡到“自由王国”的境界,这才是孔子所言“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也如同如今纪委监察委所说“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中的“不想”之最高层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不是“要我做”而是“我要做”之主动能级。


近日受全国律师行业党委的委托,我与全国律协的几位同事冒着零下28度的严寒,飞赴新疆去看望了一位律师,就是“全国道德模范”、“CCTV年度十大法治人物”陈贤。《中国律师》微信公众号第二天发布的消息中有这样一句话:“我要用两年时间,走遍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169个村开展义务法律宣讲活动。刚刚获得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的‘1+1’法律援助律师陈贤握着前来看望她的全国律师行业党委委员、全国律协副会长吕红兵的手激动地说”。


一位安徽律师,不远数千里,来到祖国边疆,辗转藏蒙疆,多年来一直为当地百姓送上法律温暖,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在与陈贤交流过程中,你丝毫感受不到她的苦与累、艰与辛,她时刻洋溢着一种激情与幸福感,一种奋斗的激情,一种奉献的幸福。她笑着说:“边疆的群众太需要法律了,特别是民法、婚姻法、反家暴法。我讲好法治课,与他们坐在一起,他们因为学到了法律知识而高兴地说着话,而我的眼前就是巍峨的昆仑山,我感到好开心……”


陈贤坦言,自己的初心就是自己的公益梦想。授人玫瑰,手有余香。内心的善良、施行的善举,不只是照亮了别人,也温暖了自己、快乐着自己,内心充满了感动与能量。这不正是善本身给予自己最好的回报吗?在回程的路上,我对大家说,与其是我们给陈贤律师送温暖,还不如说她给我们送上了温暖,这种温暖足以让我们受用一生。


话又说回来,正是《论语》说的,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后天不同,环境有异,制度变化,机制差别,文化熏陶,人自然会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程度的善恶之分,正可谓“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于是,我们要塑造并强化让每一个人秉持善、守候善、释放善、弘扬善的文化。以制度性文化的规范和价值观文化的引领,使得我们组织中的每一个人向善、好善、扬善,让老实人不吃亏,让好人有好报。善者不求之,却客观能得之。

在善念闪现、善举奉行的任何地方、任一时刻,不管是出发时,抑或征途中,还是终点站;不管是十字街头,抑或拐角之间,还是小巷深处,都有福报在等待、在守候。在这个组织中,正气大行其道、蒸蒸日上,邪气无路可逃、荡然不存。


小平同志早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干不了坏事;不好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总书记特别强调:“要激励人们崇德向善、见贤思齐,鼓励全社会积善成德、明德惟馨,培养知荣辱、讲正气、做奉献、促和谐的良好风尚。”我们每个人,持本初之心,以此心相待,不也是“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不忘本来,方能开创未来。


记得前年年会,我讲了“共享”;去年年会,我说了“融合”。以善良之心,则以相交,于是融合;以善良之行,则能相谋,于是共享。


以善为初,以融为体,以享为本,这正是我们走过20年、走过25年的真切总结,也是走向下一个20年、下一个25年的行动准则。


牢记初心,守望初心,践行初心,善始善终,无问西东!

文 | 吕红兵

来源 | 国浩律师事务所